备案号:粤ICP备18066426号
  购物车 (0)  
亲,您的购物车空空的哟~
去购物车结算
梅州江夏文化研究会
搜索
 
研究会
文章列表
上一页 1 2 3
...
下一页

管见之九: 浅析庆吉生十秉之谜

作者:黄文浏览数:22

管见之九:

浅析庆吉生十秉之谜

在蕉岭族谱(从庆吉至庭政世系)与《梅州黄氏老谱》,都明确地记载着僚公长子庆吉公与古夫人生秉锷等“十秉”世系。但是,多少年来,黄氏宗亲在现实调查、寻找“十秉”世系中,却怎么查找也找不到那个梅州黄氏族群,那个梅州黄氏支脉,是僚公长子庆吉公传承下来的“十秉”世系。也没有那个梅州以外的黄氏世系或个人,承认自己是“庆吉生十秉”世系承传下来的子孙。庆吉生“十秉”承传下来的世系裔孙,究竟跑到那里去了?谁也不知道。人们只是在清乾隆、嘉庆年间形成的梅州黄氏族谱(手抄本)上看到有庆吉生“十秉”世系的记载。但两谱记载的世系大不相同,难于分出真假。因此,在梅州黄氏世系中,究竟有还是没有,或存在还是不存在庆吉生“十秉”这一世系,成了梅州黄氏族中争论的中心话题。谁也说不清、道不明。从而把庆吉生“十秉”这一世系看作是一堆乱麻,一大谜团,你猜我猜大家猜,争论不休,伤了宗亲和气。

为何才能解开这堆乱麻,拆穿这个谜团?本人管见认为:办法有三:一是查阅审核梅州现有老谱形成(出版)年代;二是研究黄家兴衰历史与编篡族谱的原因;三是解开庆吉、庭政墓葬的神秘面纱。通过这三种途径,大家同心合力进行研究,大概可能弄清一些谜底,或许能理出一些头绪,解决一些问题。

一、分析对比“庆吉生十秉”蕉、梅两谱形成(出版)年代及其世系的差别。

蕉岭谱载:“庆吉生十秉”成谱时间,最早是于清乾隆46年(1781)梅州迁博罗石坝的手抄本和清乾隆年间迁福建上杭、迁台湾桃源的手抄本。其次是鸟土文焕公房裔清光绪时的手抄本。《梅州黄氏老谱》最早是见于清嘉庆十年(1805)手抄本。从这些老谱可以看出:清乾隆期间就有“庆吉生十秉”的谱载事实。但没有确切证实“庆吉生十秉”谱是清乾隆期间形成的,而只是从梅州迁出的黄氏后裔的手抄本中看到了。我们现在就认作其谱形成于清乾隆46年(1781)吧。这样,其谱形成时间,也比太明宣德七年(1432),僚公十世孙、庆吉九世孙广淳、广溥亲自请托潮州通判方熙写的“古梅州黄氏族谱序”晚了(17811432349年,而且,其序中所载世系是:“琼州(僚公)生庆吉(字庭政)庆吉生日新(日昇),日新生文焕(文质、文宝)、文焕生淑敬,淑敬生佐才(即德彝公)尹长乐县任龙溪知县,则高祖也。长乐生伯一,官翰林侍讲,则曾祖也。……。一直记载至僚公八世孙,庆吉七世孙震卿公。人纪世系清清楚楚,秩然不混。在“古梅州黄氏族谱序”中,完全没有见到有“庆吉生十秉”之记载。而且,“古梅州黄氏族谱序”成序于1432年,比庆吉生十秉谱成谱于清乾隆46年(178117811432349年,这说明“庆吉生十秉”谱是后裔人为地拼凑胡编的。按历史文献取舍要求(标准),时间是最重要的问题。越是出版时间早的文献,就越具有原始性,其人为现象就越少,其可信度也就越高。这也说明,清乾隆期间出现的“庆吉生十秉”的族谱,其真实性、可信度是比不过太明宣德七年(1432)潮州通判方熙撰写的“古梅州黄氏族谱序”的。而成谱于清嘉庆(1805)十年的“梅州黄氏老谱,即庆吉生十秉”谱就更不可比了。

其次,蕉、梅“庆吉生十秉”两谱,都不敢直面事实,认僚公为亲生父亲。蕉岭谱把庆吉字庭拆分为庆吉与庭政两人。庆吉虽认僚公为父,但庭政则改认镐京为亲生父亲。实质上也是说庆吉不认僚公为父,此事一出,曾引起梅州黄宗亲一片哗然。人们到处寻找镐京的踪迹,差点把僚公的八世孙、庆吉的七世孙、梅县荷田黄氏开基祖诚轩公(字镐京)认作为生庭政的镐京公,后见世系不对,所传子孙也对不上号,才予以作罢。梅州黄氏老谱则把南宋“奕世良臣”僚公远推为唐黄僚(826),可能是维护南宋黄僚之声誉而为此作。两部族谱之世系,虽载“庆吉生十秉”,但在三世澄公后,两谱世系绝然不同。蕉谱由庆吉承传至庭政只有九世,并载庭政生日新、日昇。而《梅州黄氏老谱》从僚公(826)承传至三十七世,才出现庆吉号庭政生日新、日昇。两谱世系之差为(37928世。而两谱人类世系生育所需时间(以25岁为一世),蕉谱为(25×9225年。梅谱为(25×37925年,两谱相比,差距为(925225700年。这就说明蕉梅两谱的僚公世系是不可信的。那有同一始祖(僚公)到同一世系(庭政生日新)的族谱,世系会相差到二十八世,人类生育世系所需时间会多出700年的。这就暴露了编谱人员胡编乱凑,搞乱黄氏族谱世系的卑劣行为,或者是为了某个目的(如耀祖德、重光黄家声望)而拼凑假造黄氏族谱。但是,蕉梅“庆吉生十秉”两谱最终又把祖宗宗源定位在黄族始祖——庭政生日新、日昇上和庆吉号庭政生日新、日昇上。这与太明宣德七年方熙写的“古梅州黄氏族谱序”所载明的“琼州(僚公)生庆吉(字庭政),庆吉生日新、日新生文焕……”的世系完一样,这就证明不管是庆吉号庭政生日新、日昇,还是庭生日新、日昇,都与庆吉字庭政生日新、日昇一样。庆吉、庭政是同一个人,同是日新、日昇的父亲。同时还说明:蕉梅两谱庆吉生十秉至庭政的世系是子虚乌有的,不可信的。是编谱人员为宗耀祖,重塑黄家声望掩饰庆晦迹不仕污名,而胡编乱凑的世系。故在庆吉生十秉的世系中,见不到庆吉晦迹不仕的踪迹,同样,梅州黄氏宗亲,不管四处寻找,也找不到庆吉生十秉世的子孙(后裔)。其实,人们只要留意一下,就会怀疑,一部连自己的亲生父亲都不敢直面相认的族谱,你还敢认作是真实的族谱吗?梅州黄氏族谱世系为什么会出现这么混乱的局面,本人管见认为:这可能是出乎于梅州黄氏的兴衰,后裔急于立谱改变现状有关。

二、从梅州黄氏家族的兴衰,看梅州黄氏族谱的混乱。

梅州大部份黄氏家族,是从黄僚公在南宋时期致仕归田,中途开基立业于梅州算起的。其家族原本就是一门名声赫赫的望族。有父子皆进士,同朝同任两大臣之美誉。谱载:黄僚公23岁登进士,先后官任朝廷大理寺臣、谏议大夫,琼州太守,因治琼有功,荣获圣上嘉奖匾牌,御书“奕世育臣”,死后又获恩准御葬,赫赫誉,无人可比。其长子庆吉字庭政,亦是进士出身。官至朝议大夫,判尚书武部员外郎。其时,黄家一门,真是名声传四方,威望耀中华。可是,到了1232年后,庆吉字庭政却与赵范等四大臣一起,因上疏反元借地运兵一事,被圣上逐出朝廷。1234年,圣上在现实中感到借地运兵一事处理欠妥,特下诏四位大臣朝复官,共扶宋。而庆吉字庭政抗旨拒不入朝为官,竟而晦迹不仕。这样,庆吉不仅自己成了不忠不孝之人,而且又给黄氏族人蒙羞,沾污了黄家门庭。接着,1235年,黄僚老臣、琼州太守又恩准致仁归田。长子庆吉公只好陪同父亲僚公致仕归田,途中开基创业于梅州(程乡),成为梅州黄氏新一族。这时,黄家号是致仕归田,荣归故里,但其气数已一落千丈。后来,黄僚公获准御葬,黄家声望,似乎又有点起色,但接着又遇宋元政权交替,元军为夺取政权,消灭南宋,到处烧杀掳掠南宋反志士和爱国军民。致使黄家一族之首——庆吉,惊恐万状。为避政治祸害,庆吉字庭政只得中断程乡(梅州)的生活踪迹,领着全家躲入深山老林的蕉岭石窟避难。为掩众人耳目,自立为蕉岭黄族始祖。并在前途渺茫、孤立无援的情况下,庆吉字庭政不得不为自己的后事着想,事先做好坟墓。并且,只用“字”庭政作名(避开庆吉之名)既无奈,又悔恨地写下碑文:“黄族始祖庭政先生之佳城”。并留下有日新、日昇的名字,交付于子孙。就这样,曾经赫赫有名的黄家一族就孤独无援地败下阵来,成为一个逃亡避难的人家。面对梅州黄氏一族由兴到衰的局面,凡是有血性的黄家后裔又怎么能不担当起弘扬祖德宗功、维护先祖荣誉,光耀黄家门庭这一责任呢?因此,修编族谱,隐恶扬善、维护先祖荣誉就成了黄氏族人的唯一选择。然而,庆吉字庭政晦迹不仕的丑事,却成了黄家修编族谱的障碍,必须妥善掩饰过去。不然的话编谱就达不到目的。故所以梅州黄氏族谱自庆吉字庭政逝世后,从明朝中后期起,就陆续出版了多种版本的黄氏族谱。这些族谱,除梅县水南焕公谱外,都只字不提庆吉晦迹不仕之事。仅蕉岭一县就收集了各地出版的族谱十四部,其中,有十三部族谱是不提庆吉的,而是把庆吉字庭政分为两个人。以掩饰庆吉晦迹不仕之丑事。考其编篡出版时间,大都在明末清初以后,并不是庆吉逝世后的元朝。这是符合历史现实的,因为元朝是蒙古人当权统治时期,对汉人的人文世系文化一点都不了解,更谈不上重视。而汉人又惧怕元人的凶残统治,对汉人固有的人文世系文化,也不敢大胆地传承,可以说整个元朝都无人问津汉人的人文世系文化,汉人固有的人文世系文化已经走到了断屋阶段。直至明朝汉人重新统治中国,汉族的人文世系文化才得以慢慢恢复传承。故所以今天梅州黄氏宗亲能看到太明宣德七年、潮州通判方熙撰写的“古梅州黄氏族谱序”是十分幸运和珍贵的。可以说古梅州黄氏族谱序”是梅州黄氏族谱中出现的最早的人文历史文献。这一谱序已成为编修梅州黄氏族谱的人文世系辈份的时间定位坐标。梅州黄氏后裔修编黄氏族谱,都要遵循这一定位坐标的。因为族谱的人文世系、是按人物出生时间(年代、朝代)辈份定下来的,不是按人的需要来定的。是绝对不能随便改变、胡乱变动的。

三、解开庆吉、庭政墓葬的神秘面纱

梅州黄氏的兴衰史,激励着梅州黄氏后裔修编族谱。后裔们清楚地看到,梅州黄氏衰败的根源,在于庆吉字庭政晦迹不仕,成为一个不忠不孝之人,给黄家一门泼了一盆脏水,给祖上蒙上了一重厚厚的灰尘。沾污了先祖的荣誉。为了隐恶扬善,改变世人对黄家的看法,他们选择了编修族谱重光上祖,重塑庆吉的办法。可是,修谱之事还在蕴酿之中,庆吉字庭政就逝世了,这时,是在12771278年间,正值宋末元初,政权交替的混乱期间。因此,梅州黄氏后裔便乘此机会,为编修黄氏族谱作出了“抑庆扬庭”的办法,把庆吉字庭政拆分为两人,分葬两处墓地,而且都是独葬。同时,把墓葬、墓地搞得神神秘秘。且看庆吉墓地:这座墓地内有石志,外无石碑,奇奇怪怪。外人看来感到神秘莫测,不知墓内安葬的是何方人士。而内人就知内幕,此墓安葬的是朝议大夫,判尚书武部员外郎。故其墓是按高官贵人的安葬规格进行安葬的,故内有石志,记述着墓主人的生平事迹。外无石碑,是为惩罚和保密需要,也是“抑庆扬庭”的手法。惩罚是惩罚庆吉不该“晦迹不仕”,给黄家和上祖蒙羞,保密是不让外人知道此墓安葬的是庆吉字庭政,故外不竖石碑。因为坟墓竖了石碑,不光要刻上墓主人的名字、官职,而且连其子孙后裔的名字也都要刻上。这样,就会把庆吉字庭政拆分为庆吉、庭政两人,墓葬两地的秘密和“抑庆扬庭”编修族谱的做法,统统暴露无遗。日新、日昇又重新成为庆吉字庭政的儿子,这是对后裔无法交代的。故所以庆吉墓不敢外竖石碑。成为梅州墓无碑的神奇墓地。

此外,为了强化庆吉墓地的神秘感,后裔们还请来了时师(地理先生)向众人(后裔)嘱咐:此地(墓)葬后须待五世世方可外竖碑。五世纪,五百年啊!地转星移、沧海桑田,庆吉墓早都不知在何处了,后裔又何来再竖碑呢?其实,时师就是此恐吓、警示之言,告诉人们今后谁也无须去祭祀重修此墓,也无须去根究此墓主人是谁。让墓葬的真实情况永远深埋于地下,消失于人寰,以让编修族谱,改认父亲,乱拼乱凑世系,改变辈份的计划得于完成。

再说另一座庭政墓。这座墓是裔孙按庭政生前心愿而安葬的。安葬时虽未有神秘色采渲染,但却带有很强纪念性。因为“黄族始祖”是庭政生前为护卫自己头上一个“黄”字,在最困难,最无奈的时候定下的称谓。这个称谓表明:庭政是黄氏的护卫者,是处于蕉岭黄氏始祖的尊位。对黄氏后裔来说具有永久的尊敬和纪念性质。墓地碑文也是庭政生前在孤立无援时期建造和拟定的,也表达了庭政先祖坚持护卫黄氏一族的坚韧,无畏的精神和其本人的最后心愿,所以,庭政逝世以后,黄氏后裔为纪念蕉岭黄族始祖——庭政先生,完全顺从其心愿,按其要求,安葬在镇平县城西寨背祖屋侧鸟土溪石结桥边田中。碑文明显镌刻着“黄族始祖庭政先生之佳城”,并带有日新、日昇的名字。表达着蕉岭黄族始祖的宗源——庭政生日新、日昇。与庆吉的无石碑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显示着“抑庆扬庭”的意思。

庭政墓修好后,梅平等县的黄氏后裔年年春分日进行祭祀,香火不绝。裔孙对此墓也进行过多次重修,其墓碑碑文都未有改动,也未发现有任何陪葬和尸骨。因此,有宗亲认为这是一座衣冠塚。(尸骨可能是葬在庆吉墓中,因在庆吉墓中,有石志记载着生平业绩可证)。直至清道光五年乙酉岁(1825年)重修此墓时,其墓碑碑文仍用“黄族始祖庭政先生之佳城”。可是,一九八七年三月,蕉岭黄氏合族商议,庭政公之墓迁葬于广福薯村时,其碑文却被一改再改,改得面目全非,引起宗亲议论纷纷,意见很大。

庆吉、庭政两座墓地的建成,并出现于梅县蕉岭两地,表明立谱先贤为重光先祖、扫除晦迹不仕障碍,而把庆吉字庭政改变庆吉、庭政两人的谋划得以胜利完成,但他们却没有想到:梅州黄氏世系这一改动,并编辑成谱,却使梅州黄氏世系产生质的大变化。在梅州黄氏世系上,给后裔留下了长期争论不休的祸害。真是顾此失彼,得不偿失也。

审核对照梅州黄氏老谱世系和成谱年代,研究黄家兴衰历史,以及解开庆吉、庭政墓葬的神面纱,宗亲们可以清楚地看到:蕉、梅两部:“庆吉与古夫人生十秉谱”,其构想的形成大约是在庆吉走出梅州(程乡)躲入蕉岭石寨之时。是其裔孙直面黄家狼狈局面,要求急于立谱,重光先祖,改变黄家现状而形成的;实施把庆吉字庭政拆分为庆吉、庭政两人,是在庆吉字庭政逝世后分葬两地之时,蕉梅两部“庆吉生十秉谱”族谱,是在清初以后先后形成出版的。形成出版时间都比太明宣德七年方熙撰写的“古梅州黄氏族谱序”分别晚了349年和378年。按历史文献取舍标准,出版时间越早越具有原性,其可信度也就越高,越真实,越有说服力。这样,“古梅州黄氏族谱序”显然比蕉、梅两地的“庆吉与古夫人生十秉谱”更有真实性,更高的可信度。

其次,蕉梅两部“庆吉与古夫人生十秉谱”其世系各不相同。蕉岭“庆吉生十秉谱”,其世系从僚公传到庭政生日新、日昇,只有九世。梅谱编至三十七世旱,才又出现庆吉号庭政生日新、日昇,两谱世系相差二十八世。再说其人类世系生衣所需时间(以25岁为一代),蕉谱为(25×9225年,而梅谱却用了(25×37925年。两者相比,梅谱多用了700年,最令人不可理解,不敢相信的是:蕉梅两谱都不认南宋僚公为父(庆虽表面上认南宋僚公为父,但后裔把庆吉字庭政分为庆吉、庭政人后,庭政认镐京为父,这也等于庆吉不认南宋僚公为父,而认镐京为父。这样,一部连自己的亲生父亲——梅州(程乡)立业开基始祖南宋僚公都不认,而且人纪世系,人类世系生育所需时间又差辊这么大的族谱,谁人还会相信其真实性呢?更甚者,蕉梅两部“庆吉生十秉谱”的形成时间比“古梅州黄氏族谱序”分别晚了349年和378年。所以,可见蕉梅两部“庆吉与古夫人生十秉谱”其人为造假、拼凑、攀附等现象肯定会多有出现。其可信度,真实性是令人怀疑和担忧的。因此,本人管见认为:现在梅州正在编修总谱,有关黄僚公承传的世系问题,应以1432年方熙撰写的“古梅州黄氏族谱序”所载的南宋僚公裔孙世系为依据,为准绳。这不是谁压制谁、谁反对谁的问题,而是尊重事实,尊重历史文献记载的问题,也是感谢广淳、广溥先祖和潮州通判方熙,为我梅州黄氏子孙留下了“古梅州黄氏族谱序”这一珍贵的历史文献问题。

但是,蕉梅两部“庆吉与古夫人生十秉谱”有一些现令人感到预外。蕉谱世系由僚公承传到庭政九世后,梅谱由僚公传到三十七世后,两谱又齐齐归认梅州业开基时的祖源——蕉谱认庭政生日新、日昇。梅谱认庆吉号庭政生日新、日昇。这和梅县水南焕公谱,早在五百年前(即大明宣德七年1432年)就认准的祖源——僚公生庆吉字庭政,庆吉生日新、日昇一样。历史的车轮转了三百多年的大弯,日新、日昇同时又庭政、庆吉字庭政、庆吉号庭政为父亲。蕉谱之庭政不敢带上庆吉,是为他把庆吉字庭政早就拆分为庆吉、庭政两人,将庭政也是庆吉的亲生父亲僚公,改认为镐京,故其祖源只得认后来在蕉岭开基的——蕉岭黄族祖——庭政,这也没错。因为僚公的长子——庆吉“字”庭政。是以字代讳而已。故祖源只好用庭政生日新、日昇。这样,梅州黄氏的祖源又统一了。反过来也就说明,蕉梅“庆吉与古夫人生十秉谱”,其世系在庭政生日新、日昇,或庆号庭政生日新、日昇以上出现的世系,都是编修族谱者为剔除庆吉“晦迹不仕”,为光宗耀祖而胡乱添加,强拉硬塞进来的世系,其人纪世系乱七八糟,是无可查找的,是不可相信的假作。古夫人生秉锷等十秉是子虚乌有的。

从以上出现的种种迹象表明:本人管见认为,蕉梅两地出现的“庆吉与古夫人生十秉谱”是子虚乌有的。是无据可查,乱拼乱凑的假谱。(详情请看《管见之王》吴氏是庆吉字庭政的唯一夫人)。故它与有历史文献之称的“古梅州黄氏族谱序”所载世系完全不同。同时,“庆吉与古夫人生十秉谱”也是一部戏谑、作弄梅州黄氏后裔的族谱。修谱者利用黄家衰败,庆吉“晦迹不仕”之事,以光宗耀祖为名,在庆吉字庭政这一名讳之间,插入了一大批无据可查的人纪世系,并避开僚公,以庆吉为祖自成黄氏一家世系,传下庭政生日新、日昇。从而贻害了二三十代黄氏宗亲。时至今日,梅州僚公开基祖的后裔还在为僚公世系问题争论不休,真无奈也。然而,我梅州黄氏宗亲又为何还不觉醒省悟呢?怪哉!怪哉!可见其影响之毒深也!



文件下载
捐助编辑族谱千元以上宗亲“照片提交表”.doc
19.05KB下载
关于认真做好编修 《梅州黄氏源流总谱》工作的通知.doc
201.55KB下载
梅州黄氏人物登记表.doc
26.0KB下载
上一页 1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