备案号:粤ICP备18066426号
  购物车 (0)  
亲,您的购物车空空的哟~
去购物车结算
梅州江夏文化研究会
搜索
 

管见之六: 庆吉为何墓葬两处

作者:黄文浏览数:15

管见之六:

庆吉为何墓葬两处

在大明宣德七年壬子岁秋月吉日,由赐进士出身潮州通判前翰林庶吉士方熙写的“古梅州黄氏族谱序”中,经明确地记载着“庆吉字庭政”而另一篇“梅州黄氏族谱序”更是载明“庆吉字庭政,晦迹不仕……在《黄峭山家传》中,也同样记载着“庆吉字庭政”。《梅州黄氏老谱和梅州世系另种说法》也载:庆吉号庭政。在这些老谱老序中,都共同透露出一个信息,那就是“庆吉就是庭政”。用“讳”(名)是庆吉,用“字”则是庭政,用“号”也是庭政。而且还载明庆吉公“晦迹不仕”。

既然庆吉庭庭是同一个人,为何其墓葬要分两地,而且,有其鲜明的特色,我想,其两处墓葬是后裔先贤在处理庆吉字庭政墓葬时选取的最妥善、最好的办法。因为庆吉字庭政的墓葬,既要向外掩饰其“晦迹不仕”、不忠家的丑事,又要惩罚其因“晦迹不仕”给黄氏先祖带来名声扫地、垫污家门的过,以及为“一门两进士,一朝两大臣”的黄家谱、光宗耀祖扫除一切障碍。同时,还要念及庆吉字庭政终于恨悔自己“晦迹不仕”给黄家带来的不幸,危难时还死死记住自己头上顶着一个“黄”字,从程乡(梅州)躲到蕉岭寨背自立黄族始祖。在孤独之时恨悔地为自己写下了碑文:黄族始祖庭政先生之佳城。为子孙后裔留下一点纪念。所以,庆吉字庭政的两处墓地安葬得各有特色。一处是带惩罚性的,一处是纪念性的。请看第一处墓地:

据谱载庆吉的墓地葬在松口溪南,夫人古氏葬在松口黄沙坪(黄沙塘),(有人质疑、庆吉墓地松口溪南是否是松江溪南之误,因为梅江河流到松口时则叫松江。溪南是石窟河南还是乌妒溪南边。因为,石窟河、乌炉溪离寨背祖屋很近,其水皆流入梅江至松口松江)。这座庆吉墓葬得很奇特,带有很强的惩罚色彩。据谱载,此地(墓)内有石志(墓志铭)外无碑记(即外无墓碑,并附有师嘱(即地理先生的嘱附)。时师嘱曰:“此地(墓)葬后,须待五世纪主可择日外竖碑”,(说明此墓地外无碑石)。五世纪五百年(或五代人)啊!时师何出此言?是否墓主人犯了什么大罪?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坏事?或许埋藏有什么隐情?内宗人查查庆吉字庭政个人从政资料,翻看老谱记载,细细品味师嘱的暗示语言,自然就会街道,庆吉、庭政是同一个人。他是南宋朝廷大官——朝议大夫、判尚书武部员外郎。因参加反对元军借地运兵上谏朝廷,被圣上逐出朝政,后抗旨不再入朝复官,从而晦迹不仕,变成了人见皆耻的不忠不孝之人。但是,庆吉的这些内幕丑事,外人是不知道的、特别深居深山老林的蕉岭人更是无可道的,故师嘱暗示后裔,对种不忠不孝之人,就要受到应有的惩罚,就要落得个有墓无碑的下场,其晦迹不仕之丑事,就要连同其尸深埋在地下,永远不可外泄,免得再伤害先祖、伤害黄家后裔。所以时师再三嘱咐后裔:“此地(墓)葬后,须待五世纪方可择日外竖碑”,才可向外宣布此墓墓主人是庆吉,也就是庭政。同时,时师也暗黄氏族人,晦迹不仕之丑事,至此尘埃落地,族人无须再去议论,再次挑起此事,就让它永远埋在地下,免得再次伤害黄家。故此墓葬后六、七百年间,竟无人问津,也无人祭祀,更无人去重修。久而久之,庆吉墓究竟在那里,族中人已无人知晓,只在族谱上留下一点点简单的记载。但是,庆吉墓的墓葬形式是按古官家、名人的墓葬待遇进行安葬的,墓内有“墓志铭”记载墓主人的生平、身份、官职,虽无外碑可考,也算是一座真人骸胃墓。

另一座庆吉墓地是黄后裔按其生前的意愿,用庭政先生之称谓进行安葬的,葬在镇平(蕉岭)县城西寨背祖屋侧鸟土(妒)溪石窟桥边田中,碑文曰:黄族始祖庭政先生之佳城(佳城即墓地,是人未终时先做好的墓地,故称佳城)。妣吴夫人另葬其墓侧。

庆吉字庭政在处理好父亲僚公御葬墓安葬完工事毕后,眼看南宋局势,异常动乱,政权更迭、百姓惨遭血光之灾。作为一家之主的庆吉字庭政,为自身和家人的安全着想,他携带全家老小,离开梅州城西黄家祖屋——深塘黄屋,迁入镇平(蕉岭)寨背,择地开基,自为黄族始祖,惭避灾难。他眼瞻前程,悲观无望。自感自己来日无多,便先行准备后事。于是,在做好墓地后,又自己拟写碑文:黄族始祖庭政先生之佳城。他为何不用时人规范的墓碑碑文——显祖考妣,也不用显赫的高官、名位,而只写黄族始祖?为何不用庆吉之名,而用庆吉的字“庭政”并以平常称谓“先生”呢?

这只能说明他已十分恨悔自己“晦迹不仕”的行为和其所带来的恶劣影响,他自恨自己品格、行为、不合为人规范。但他内心却牢牢记住自己头上顶着一个“黄”字,故他不以达官贵人身份,而用平民百姓的称呼,并结合自己躲入蕉岭开基的事实,既重情,又恨悔地写下“黄族始祖庭政先生之佳城”这块带有纪念性的碑文。(佳城,即人还在世时先做好的墓地)。为子孙留下了一点淡淡的纪念之情和感恩的思念。因此,在庭政逝世升天后,黄氏后裔遂其心愿,其安葬在镇平(蕉岭)城西寨背祖屋侧鸟土(妒)溪石窟桥田中。壬山丙向兼子,三七分金,黄龙吐珠形。年年春分日,后裔祭祀,香烟缭绕,爆竹声声,祭祀族人,络驿不绝。年深日久,此墓成为梅县、蕉岭、平远三县黄氏族人祭祀始祖之墓,也被誉为梅州名墓之一。

此墓安葬后,几经重修:明弘治六年癸丑岁(1493年)重修,清康熙八年巳酉又重修,五十四年乙末再修,因水沙频雍,双于乾隆三十年(1765年)十二月初四合族商议,按原坟升高五尺,谨拣道先五年乙酉岁(1825年)十二月初九日丑辛日丑时竖碑。碑文仍用“黄族始祖庭政先生之佳城”。不过,一九八七年三月,蕉岭宗亲合族此墓迁至文福薯村与吴夫人合葬后,其碑文则被改为:石窟开基祖考庭政先生,妣吴太夫人之墓。令人奇怪的是,庭政先生之佳城,在多次重修中,都只见碑文,未见有任何陪葬物、骸骨等。只听说一九八七年蕉岭宗亲迁墓时发现一颗牙齿,但未经科学验证,不足为证。因此,不少宗亲认为“黄族始祖庭政先生之佳城”是一座衣冠塚,原尸巳安葬在庆吉墓中,并有墓志铭为他作记。而这座只有碑文的庭政墓(佳城),是后裔先贤遂从庭政公生前之心愿进行安葬的,是专供子孙祭祀纪念的墓。我认为这一说法是可信的。因为庆吉字庭政毕竟是朝廷大官,虽犯事但朝廷未作惩罚,故其葬礼,仍须按达官贵人的安葬待遇进行安葬。所以在松口溪南的庆吉墓内有石志(墓志铭)之物。外无墓碑,不显名字,埋名殁姓,是对庆吉晦迹不仕的一种惩罚。而“庭政先生之佳城”是后裔遂从庭政之心愿进行安葬的,供子孙后裔纪念祭祀的,故墓内空无一物,只竖墓碑一块,显然是一座衣冠塚。故此墓几经重修,后裔们对墓碑碑文都不敢去改动它、更换它,碑文仍用“黄族始祖庭政先生之佳城”。不知蕉岭宗亲在迁坟、合葬、改动庭政先生的碑文时,有何感受!



文件下载
捐助编辑族谱千元以上宗亲“照片提交表”.doc
19.05KB下载
关于认真做好编修 《梅州黄氏源流总谱》工作的通知.doc
201.55KB下载
梅州黄氏人物登记表.doc
26.0KB下载
上一页 1 下一页